滾動公告
 2018年第一季度備案成功的書刊已在書刊注冊組網站可查閱。  2018年9月參與備案的書刊已經批複,如需回執單的,請與負責編輯聯系索要。 
圖書詳情
守護人
收藏
|
守護人
書名: 守護人
作者: 鄒子然 著
類別: 長篇小說
規格: 32開,307頁
出版: 中國文明出版社
書號: 978-988-78629-8-7
版本: 內容以簡體字排版
版次: 2018年3月第1版
定價:
HK$48.00
購買數量:
圖書詳情
產品評論(0)


【作者簡介】鄒子然,原名鄒林超,男,98後,仡佬族,祖籍貴州遵義市務川縣。《時青雜志》成員,中國詩歌網認證詩人。平常喜歡一個人旅遊,一個人沈思。對花草和可樂情有獨鍾,對故鄉黃洋的山水有一種獨特情節,喜歡讀書,尤其喜歡村上春樹,偶爾心情低落時,會聽聽音樂。


【內容簡介】在渡城,兩界山是最具有神秘性的,也是因此,很多了人都想一探兩界山的秘密。劉百欽在經過陳家村、草原王國吐谷(yu)渾之後,他以爲憑借他非凡的智慧早就把一切都掌握在了手中,但最終他猛然醒悟,原來,自己才是所有陰謀中最可憐的人,兩界山真的有什麽秘密嗎?他不知道,或許有,或許沒有。


【後記】《守護人》全書從2017年5月開始寫,到2017年12月7日淩晨2點6分完成。全書17多萬字,共39節。


《守護人》是我在一個並不適合寫作的環境下寫出來的,在充雜著遊戲與電影聲的寢室中,在如聊天場所的教室裏,也在絕對主義化的圖書館。這是真的,圖書館給我的感覺很差,對面的男女總是嘰嘰歪歪,吵得我根本無法安心寫作,于是,大多數時候,我是在極其郁悶和吵鬧中寫小說的。


在寫小說的時候,我幾次想要終止,但最終堅持了下來,這裏面有很多的因素。


爸爸隔段時間就會打電話來問我寫的怎麽樣,我隔著手機半天說不出話來,最後終于苦澀的憋出一句話“還可以”,其實,那時我已經放棄寫作很久了,爸爸通常會笑一聲,叫我繼續加油,他會一直支持我。那時候,通常是下午五六點鍾,爸爸正好下班,我心裏一酸,說我會好好寫作的。


我挂斷電話,打開電腦,心中一時間感慨萬千,想到自己快20歲了,還迷茫在生活的渡口,于是我寫小說的欲望就越發的強烈,似乎是一種年齡的使命,我按下鍵盤,《守護人》就這樣開始提上日程。


在寫作過程中,徒弟有時會和我聊聊天,問問我的近況,或是小說寫得怎麽樣了,我會跟她暢談一些寫作的事情,這個時候,我的心情是很放松的,徒弟支持我把小說寫完,然後一定要第一個給她看,我愉快的答應了,而對于寫作的信心也增加了不少。


我不用單一的敘述手法,而是采用了現實與傳說相結合的技巧,偶爾帶有一點魔幻色彩。我喜歡倒敘,喜歡變化和極致的心理沖突,然後用意念把現實與虛幻串連起來。


“感悟”與“變化”及“精神”是《守護人》的幾大主題。我一直認爲,懂得感悟的人,才會在某種程度上領悟到生命、生活以及人生的真諦,劉百欽自然是,濯吾大師更是。在《守護人》中,我不在意于刻意突出某個人的完美,也不在于說某個完整的故事,我想表達的僅僅是人性及其人性的複雜,變化是常常存在的,從某種意義上又是由各方面原因造成的,所以我對人物的定義,或是對好壞的評價標准都是模糊的,你要知道背後的原因,知道了這個原因,或許事情就會從反方面逆轉,這一點,也是劉老師啓發我的。


人既然是人,那就沒有完美之說。人有優點,也有缺點,這樣才會接近于完美,沒有什麽會是永久不變的,即使是精神。在《守護人》裏,“精神”是一個中性詞,它可能是惡性的,也可能是良性的,它是某種形態下某種人得以生存下去的根源,沒有了根源,作爲載體的生命也會消散,從這一點來看,黃文南的死就是必然的。


但是他不是最可憐的,最可憐的恰恰是劉百欽,劉百欽是所有複雜人性的集中熔爐,很多悲哀的因素都是他自己造成的,他是一個矛盾體,既想去打破,又害怕去打破,所以很多時候他又是迷茫的。


《守護人》幾個位面一起寫,草原王國吐谷渾、渡城、隋界與陳家村,他們相互獨立但是又是互相統一的。


《守護人》寫完了,我松了一口氣,從精神世界裏剝離出來,我才記得我剛過完二十歲的生日,原來,我也二十歲了。于是,我覺得該找一個女朋友了,也許,女朋友會給我更多的靈感呢。你說是不是?


當然,《守護人》漏洞也很多,在這裏,我想跟各位讀者說聲對不起,感謝你們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寫出更好的作品的,如果你覺得《守護人》好,那小子會感到萬分榮幸。


《守護人》寫完了,剩下的就是刪改工作了。


改完第二遍之後,我在床上躺了半天,起來的時候已經是快下午了,陽光正好,我搬了一個板凳坐在寢室外的走廊上,我沐浴著陽光,也想到了很多事情,《守護人》寫完了,我感到很滿足,但同時又有一種失落充雜著我,我想,或許,我也是一個極其複雜的人性下生活著的人吧。